365bet体育在线备用

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成中英阿克曼等名家说了真话

2018-08-21

2018年世界格局风云变幻,当仇恨、隔膜、壁垒、冲突此起彼伏之时,文化还能冲破网罗沟通彼此吗?40年改革开放成就今日中国,但何谓文化强国,中国文化能不能真正走出去?“中学西传”之路还要走多远?8月16日下午,“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系列第二场高峰论坛——世界哲学大会期间首个外场沙龙“壁垒与对话: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在京举行,成中英、洪汉鼎、阿克曼、沈清松、倪培民、葛承雍、朱汉民、干春松等知名中外专家学者齐聚,与著名古筝演奏家常静、凤凰网总编辑邹明、一点资讯CEO李亚等精英,在跨文明对话的语境下,探讨中国文化如何打破壁垒实现真正走出去。嘉宾们本着谈真问题、说真话的共识,直击中国文化的当代价值、文化交流与“走出去”的现实尴尬,以及中国文化向外传播的痛点与策略,让此次高端沙龙格外耀眼。

20180821_111505_000.jpg

“壁垒与对话: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高端沙龙嘉宾合影留念



观点:中国文化应通过“鲜活的人”走出去



沙龙由常静女士匠心演绎的一首古筝曲开场。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她的独奏《礼乐-春江花月夜》,令人印象深刻。如今10年过去了,常静也作为一名中国文化走出实践者,参与了很多与世界各地艺术家的交流活动。她觉得,当大家放下官方背景和繁文缛节,以轻松自由的心态交流时,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碰撞和交流。

20180821_111505_001.jpg

古筝演奏家、中国希腊文化大使、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独奏嘉宾常静女士带来精彩的开场表演

“真正跟当地的音乐家有了深度的接触之后才会发现,其实大家文化上的隔阂没那么多,‘壁垒’这两个字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只要你用心去交换,用真诚的笑容去面对,就是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我们还有音乐这个桥梁。”常静认为,“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一个艺术家身上有沉淀下来的多年的东西”,她正是以一个中国音乐家现有的样子,一个鲜活的人与世界各地的音乐家交流。

640.webp (1).jpg

凤凰网副总裁兼总编辑邹明

对此,多位专家表示了赞同。凤凰网总编辑邹明认为,中华文化走出去,首先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背负太过沉重的包袱,也不能只有大熊猫、中国菜、功夫等。“文化自信首先是个人的自信,要特别注重人;中国文化要得到外面世界的认可,得靠一个个鲜活的中国人”。

20180821_111505_003.jpg

孔子学院总部特聘高级顾问、德国墨卡托基金会中国代表米歇尔·康·阿克曼



知己:想要传播出去的文化,首先要自身认同


德国墨卡托基金会中国代表阿克曼先生,是孔子学院总部特聘高级顾问、歌德学院(中国区)前总院长,本身也是一位著名的汉学家,他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翻译过莫言、张洁、王朔等作家的作品。对于“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这个问题,他坦言一时回答不了,“什么叫中国文化,什么叫西方文化?文化是一个丰富、复杂和多元的体系,包含了多种内涵。当我们在谈论文化走出去的时候,必须要更加聚焦,更加清楚自身的文化到底是什么。

20180821_111505_004.jpg

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终身教授成中英

而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终身教授成中英先生同样表示,中国文化走出去,首先需要把自己建立起来,知道自己是什么。他说:“我们应该知道什么,相信什么,实践什么,要有清楚的认识;同时还要建立在对他人认识的基础上,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我们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对西方来说,我们要跳出汉学时代的轨迹,从一个后汉学时代建立一个新哲学的自我认识。然后了解西方的整个脉络,才能知道我们能够做什么,在这种交往中人类可以共同做什么。”

20180821_111505_005.jpg

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发起人、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

此外,国学大典主要发起人朱汉民先生认为,一个优秀文化,首先就应该有利于自己,要自己认同。“文化的生命力,来源于它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解决现代生活的困境。而走出去,就像中餐馆,因为我喜欢,对我有用,所以自然而然希望对别人有用。首先利己,而后利人。”

20180821_111505_006.jpg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华孔子学会常务副会长干春松



知彼:对外的“实用性”,是文化走出去的关键


“在当代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过去是讲‘拿来主义’,而今是讲‘送出去’,但是文化之间还存在许多冲突和壁垒,跨文化交流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畅快,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担纲主持的北京大学干春松教授抛出这个话头后,学者们展开激烈的讨论。

20180821_111505_007.jpg

北京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洪汉鼎

洪汉鼎教授是我国著名斯宾诺莎哲学、当代德国哲学和诠释学专家,他直接推动了西方诠释学在中国的研究与传播。结合自己从事领域的多年经验,他认为在中外文化交流中,无论是“西学东渐”还是“中学西传”,都是自然而然的历史必然,要有宽容开放的心态。文化交流要看对方有没有需求,用对方的语境来诠释,而不在于主动去“送”。

20180821_111505_008.jpg

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美国格兰谷州立大学终身教授倪培民

知己后,还要知彼。在阿克曼看来,中国学者和汉学家们首先要清楚,文化要走向哪里去?要讲给谁听?“文化的传播不在于是不是传统,而在于其是否能给今天的社会问题提供一些思考和解决方案”。而倪培民教授同样表示,“佛、儒、道”等东方哲学能够帮助西方哲学看到他们的不足,西方哲学也能够帮助东方哲学看到自身的不足,这种交流才更加有价值,“只有让西方社会看到东方哲学蕴含在生活中的价值,才能更加容易的走出去”。

20180821_111505_009.jpg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华思想与文化讲座教授沈清松

沈清松教授表示,要以己心推之,要讲别人能听懂的话。“走向陌生人的心灵包含三个层次:语言外推,如果你的话语,观点是正确的,那别人是听得懂的;听不懂,你需要反思自己;实践外推,如果把自己的东西抽出来放到别人的脉络里,同样有效,证明你的主张有效;本体外推,不同学科有很大差异,需要面对实际的人和社会,去交流和思考。换言之,我们走出去的文化是要适用于别人,适用于别人的脉络,适用于大众和社会的。”

20180821_111505_009.jpg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院葛承雍

对“送出去”的尴尬深有体会的葛承雍教授,曾多次参与丝路文明的学术研讨与国际交流。他表示,所谓“文化走出去”,分“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层次高的”与“层次低的”,“价值大的”与“价值小的”。中国文化对外传播过程中,武术、舞蹈、中国菜、民间艺术等,很多走到了全世界,孔子学院的语言推广,也在海外有了很大规模。但是如果盘点一下,真正走出去的是什么,为什么有些你想“送出去”却不被别人接受,这才是最需要进一步反省、区分和思考的。

20180821_111505_011.jpg

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发起人、一点资讯CEO李亚

当天对谈环节的主持人、一点资讯CEO李亚也提到,我们为什么让中国文化走出去?我们如何用对方的语境来诠释我们的中国文化?可能归根到底在于中国文化能不能解决我们自身在现代化转型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以及现在世界各个国家在一个变革进程中所遇到的挑战,“这种现实性、当代性、实用性,是我们能不能走出去的一个重要方面”。

本场沙龙是“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平行论坛的第二场,由岳麓书院、凤凰网、365bet体育在线备用和一点资讯联合主办。据介绍,本次沙龙选择在世界哲学大会期间举办,虽然主题“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是个老问题,颇有点官方色彩,但实际上这也是个真问题,在当下这个问题一点不过时。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应该立足于当代,站位于世界,来重新审视中华文化超越时空的价值,思考在全球化背景下,如何把中华文化的精髓激活,并且发扬光大,思考如何找到中华文化最具生命力的价值内容,并且分享给世界。


背景链接:

“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由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凤凰网、365bet体育在线备用和一点资讯联合主办,旨在推动海内外华人共同关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守护全球华人的文化血脉与精神家园。接下来,组委会还将于9月份在武当山举办第三场国学高峰论坛,10月下旬还将举办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的颁奖盛典。

目前,两年一届的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国学成果奖和国学传播奖正在面向海内外火热评选,网友可通过关注凤凰网、凤凰新闻客户端和一点资讯的相关报道,参与提名和投票。